颜阶将下巴抵在了她的头发上蹭了蹭,低低地落下笑声道:

    “我在你身后站了很久,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,这么肯定我会从东边走过来,硬是没回头看去一眼。”

    姜禾禧捅了捅他的胳膊,微恼地说,“这是我家大门口,别让我哥给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颜阶更紧地搂住了她的小蛮腰,“你哥在你出来的前五分钟,坐车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姜禾禧绷紧的身体绵软地放松了下来,落在他怀里,就像拥住了一团云。

    “这天阴不阴晴不晴的,还去不去跑步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天了,去。”

    颜阶拉着她的手就往边上的林荫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俩人沿着人工湖一圈圈地慢跑。

    颜阶领着她倒着步子地跑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出差的这段日子,你每天都要晨起锻炼,我会不定时地进行云监督,要是被我发现你偷懒睡觉,回头我就一并罚你。”

    姜禾禧哼哧哼哧地往前跑,“罚什么?”

    颜阶眉眼深深地笑了,“缺一次就罚一个小时锻炼时长,要么一起去游泳,要么去爬山,要么去健身房,骑马射箭打高尔夫也行,总归不会比跑步轻松。”

    姜禾禧识破了他的意图:“你这是在提前约我?”

    颜阶纠正了一点道,“这和约你不同,你不答应也得应。”

    姜禾禧深深认同了姜闻泽说的那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