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后说的这番大道理,皇上又不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他感受着两腿空空,心里还是失落悲痛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朕…以后真的不能人道了么?”

    皇上以手支撑着额头,生无可恋地问道。

    江与彬有些尴尬地看着皇上,心里却忍不住暗想道:这事不是明摆着的么!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江与彬见太后迟迟不接话,只得暗叹了一口气,道:“微臣无能。”

    皇上闻言,顿时像被抽掉了脊梁骨,一下子萎靡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掀开被子钻了进去,仰躺在床上,将四肢摆成了一个大字,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“这事…朕知道了,你们都先下去吧,朕想…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皇上在说话的时候,话带哭腔,说到最后的时候,他好像都要碎掉了。

    太后对皇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同情,倒是从他躺的姿势上看出了他的求生意志。

    “皇帝突遭如此巨变,想要冷静一下,也无可厚非,但让皇上变成这番模样的凶手还没有得到惩治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皇上是想将如懿交给哀家处置,还是交给令贵妃?”

    太后原本并不知道如懿和凌云彻的事,否则,她绝对趁此机会,将乌拉那拉氏一族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皇上想要折磨如懿,非得留她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如今惹得狗急跳墙,这实在是皇上他自作自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