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陆妄离开后,沈南月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什么。

    当她再被镜头捕捉到的时候,弹幕一下子飙升。

    [我去我去!沈南月从哪冒出来的?]

    [节目组不是可多设备了么,怎么沈南月次次都能消失?]

    [都说了她会轻功,网上有专业人士说了她就是会功夫。]

    [就是巧合吧?我不信她能有那么大本事。]

    见沈南月终于出现,导演赶紧开口,“你一大早又跑去哪了?不过来得正好,正要安排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鲁导对沈南月态度依然不错,虽然她刚挺让人担忧的,但他都能想到就她这一出又能引起多少热度。

    于曼动了动嘴,本来想说点什么,但她此刻还是没化妆的状态,以至于她都不愿意表现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锻炼了一会。”沈南月声音淡又柔。

    “天哪,你是不去了很远啊?拍摄设备都没跟上。”张羽如微微惊讶道。

    而听到她说是锻炼,大家也都不怎么质疑。

    虽说她看着是身体不好了些,不像是能多运动的人,但她爬树那么牛,肯定是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树林比较多,可能设备没进去。”沈南月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这时鲁导拍了拍手,笑着,“好了,我们开始安排今天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……